标签:标签5

安井食品中期净利增近6成 股价一路狂飙股东减持“乐翻天”

No Comments

  原标题:安井食品中期净利增近6成 股价一路狂飙股东减持“乐翻天”

  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厦门,记者 李子健)讯,8月19日晚间,安井食品(603345.SH)披露半年报,受惠于加强新品销售推广、技改扩产等措施,上半年公司净利同比增长57.36%。安井食品董秘梁晨回应财联社记者表示,上半年新品仍以“锁鲜装”系列为主,增长点还是速冻鱼糜制品,同时公司对经营策略进行了顺势而为调整,例如采用“BC兼顾、双轮驱动”的渠道策略组合模式。

  另外,安井食品公告披露8月11日、18日控股股东国力民生相继减持安 20 转债180万张,共占发行总量20%,按当日收盘价来粗略计算,合计“套现”2.67亿元,一个月不到“轻松获利”0.87亿元。

  同行三全食品(002216.SZ)同日披露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同比增长409.61%。虽然安井食品相对而言效益增速有所逊色,不过疫情“推波助澜”本受资金关注的食品行业,安井食品股价年内暴涨188%,截至19日收于168.70元。

  上半年,安井食品实现营收28.53亿元,同比增长22.14%;实现净利2.60亿元,同比增长57.36%。相对于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35.33%,仅从财务数据反映出二季度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安井食品称,主要系公司加强新品、次新品的销售推广,加强生产技术改造,扩大产能,同时规模效应有利于公司有效控制成本。

  从经营数据而言,安井食品全渠道、全地区营收均大幅同比增长。受公司募投工厂投产后产能稳步提升,多个区域营业收入增速均超 30%。同时,年内公司加强商超、电商渠道建设,分别同比增长60.7%、115.74%,而占比较大的经销商渠道亦同比增长16.44%。

  值得注意的是,被戏称为“一颗鱼丸撑起300亿市值”的安井食品露出了拓展速冻米面业务的味道。据了解,安井食品在疫情期间加大了速冻米面食品的生产比例以及商超供货比重。而在外界看来,三全、思念、湾仔码头等品牌占据的市场份额已为固化。

  梁晨解释称,速冻米面是一个非常大的品类,里面有水饺也有发面类制品,公司坚持走差异化竞争策略,产品主要以包子、馒头等发面类的为主,公司目前已经是市场相对靠前的企业。

  另外,上述所称速冻米面制品在销售中比重有所增加,工厂亦新增了米面制品的生产线与产能。对于近期进口海鲜、肉类频被测出新冠病毒,梁晨表示,公司相关原材料主要以国产为主,涉及进口的部分均按照国家相关标准进行采购,近期各工厂接受卫生防疫部门的相关检测,均一切正常。

  不过,安井食品亦未能避免“麻烦”。因被媒体质疑安井食品主要经销商“消失”、公司收入“大幅注水”,安井食品在中报披露静默期间紧急发布两份澄清公告,否认了这一说法。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熠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ortal-gadget.com

王岳伦醉酒风波背后:三年间与李湘合开4家公司全部注销

No Comments

  原标题:王岳伦醉酒风波背后:三年间与李湘合开4家公司全部注销

  “对于昨晚上和朋友聚会醉酒后失态和不检点的行为,我深感懊悔!”

  近日,王岳伦被曝出轨事件持续发酵。直至今日,仍有相关举止亲密照片曝光,并随之将其推上话题热搜榜。

  事后,王岳伦通过微博发文致歉称,给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深深地自责和反省,希望能得到家人的原谅。8月19日,王岳伦再度发布微博消息称:“永远爱你们!至死不渝!”并附上与李湘的合影,李湘转发了此条微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注意到,王岳伦共关联19家公司,其中虽然与李湘合开4家公司,但是关联公司已于2017年至2019年全部注销。

  王岳伦、李湘关联公司均已注销,暂无新增商业联系

  企查查显示,王岳伦一共关联19家公司,其中12家已经注销,目前尚有7家为存续状态。这7家公司中,诗龄(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王岳伦、李湘夫妻的女儿名字命名,经营范围包括品牌管理,商务咨询,商品信息咨询,企业管理咨询等。这一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于2019年12月成立,王岳伦持股比例为100%。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其已经注销的12家公司发现,4家公司为王岳伦与李湘的关联公司,分别为北京快乐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芒果果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千秋美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霍尔果斯芒果果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其中,两家公司成立多年,北京快乐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7月19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王岳伦担任总经理;北京千秋美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2日,注册资本2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8月,由王岳伦指导、立威廉、黄奕等主演的电影《十全九美》上映,出品方就包括北京快乐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部中低成本喜剧片成为当时暑期档杀出的黑马,首映周末三天票房将近900万。根据发行方提供的数字,该片上映两周票房超过《疯狂的石头》,票房一举突破3000万。

  不过,企查查显示,2018年6月22日,该公司因“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逾期1668天,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北京市朝阳区地方税务局第八税务所处以2000元罚款。

  而另两家已经被注销的公司成立时间稍短,北京芒果果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25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霍尔果斯芒果果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18日,注册资本200万元。

  上述4家公司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全部注销,王岳伦与李湘夫妻二人暂无新增商业联系。

  李湘名下无存续公司,去年转型“带货明星”

  企查查显示,李湘目前关联8家公司,除与王岳伦合开的4家,其余4家公司也已全部注销,目前名下没有存续公司。

  具体来看,4家未与王岳伦合开的公司包括李湘(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湖南芒果传媒有限公司、湖南大安映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北京金鹰芒果映画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其中,湖南芒果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1月16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在注销前大股东为湖南电视台,持股比例80%,李湘持股比例为20%。

  根据湖南广播电视台2010年6月28日报道,湖南广播电视台暨芒果传媒有限公司挂牌仪式在长沙举行。

  报道称,2010年5月,湖南芒果传媒有限公司与腾讯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成立合资公司,将旗下艺员经纪、新媒体、新业态、卡通动漫等优势业务与腾讯的海量用户资源整合,将打造出全新的盈利模式。湖南广播电视台控股的市场主体——湖南芒果传媒有限公司组建,将实现湖南广电“从体制内走出去,从国内走出去,建立新的市场主体”的第三轮改革目标。下一步,湖南广播电视台将尽快剥离所属省级广播电视媒体的经营性资源、资产注入芒果传媒,集中快乐购公司、快乐阳光公司等新业态进入芒果传媒,进行市场运作。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开始,李湘转型直播。自2019年4月进场以来,李湘一直保持着亮眼的直播成绩,一度问鼎带货明星榜首。贝壳财经记者在淘宝直播间看到,截至今年8月14日最新一场直播,李湘已经直播超过50场。直播间曾邀请那英、赵薇、林依轮、张庭、黄奕等明星,推销过行李箱、词典笔、美容仪、拖把、护肤品等多款商品。目前直播间粉丝已经达到276.16万。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ortal-gadget.com

新基建领跑 重大外资项目加速落地

No Comments

外商投资正在迎来多重政策利好。近期我国一系列稳外资举措密集出台,并接连推出重大外资项目,其中新基建成为重点支持领域之一。《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获悉,随着系列利好信号持续释放,以及用地、融资等支持力度加大,很多跨国企业将进一步推进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布局,重大外资项目正迎来落地高潮。值得注意的是,支持举措还在加码,重点鼓励外资投向高科技产业、研发环节,补齐产业链短板,激活更多创新动能。

下半年伊始,乌鲁木齐与西门子工业软件(上海)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共建中欧数字化工业新基建创新基地。创新基地将依托西门子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资源,打造面向智能制造、新能源、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技术创新、智造服务、人才培育与创新加速等平台。

6月30日,欧洲最大软件公司思爱普与山东莱芜高新区签约,思爱普智能制造创新赋能产业园项目落地。该项目计划投资2亿元,成立数字化创新赋能中心、数字化产业和服务平台、双招双引平台及数字化人才平台。此前数日,英特尔宣布携手南京共建“未来科技智慧中心”,双方将逐步建设智慧园区,推广智能楼宇、智慧办公、智能制造、智慧交通、智能机器人等应用。

记者还了解到,高通公司、施耐德电气等一批跨国公司也都看好中国加速新基建所释放的巨大市场潜力,将加速这一领域布局。

近期,高通创投对3家中国公司进行风险投资,覆盖物联网、人工智能和5G应用等领域。高通公司中国区董事长孟樸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5G、人工智能等领先技术将促进各生产要素间的高效协同,为社会发展释放“乘数效应”。高通公司正积极抓住新基建下融合基础设施建设的更多机遇,与更广泛的行业伙伴进行合作,通过技术和创新为工业互联网、智慧交通、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产业赋能。

施耐德电气与宁德时代也刚刚通过“云签约”,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根据协议,双方将在绿色智能工厂、新能源发电、安全用电、能源存储等领域展开合作。施耐德电气全球执行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尹正对记者表示,看好中国的数字经济前景,这也非常契合施耐德电气在中国推动数字化转型的愿景。此前,施耐德电气在厦门增加了投资,计划未来3到5年扩大研发和增加生产线,生产新一代数字化绿色电气产品。

思爱普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李强表示,非常期待中国市场新基建创造的机遇。李强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思爱普已推出覆盖25个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将利用公司的产品、技术及服务,支持客户加快数字化转型,助力政府和企业建设面向未来的新型基础设施。

外商跑步进场,也促成了地方批量外资项目的签约落地。7月22日,54个外资项目在上海集中签约,其中15个项目涉及新基建,涵盖网络科技、人工智能、生物医药、集成电路等产业。在此之前,昆山迎来重大项目集中落地,涉及高端装备制造、光通信、总部经济、新材料等多个领域33个重大项目,其中外资项目16个。

国家层面,国家发展改革委在推进前三批重大外资项目的基础上,近期推出了第四批重大外资项目,涉及电子信息、新材料等领域。“这些重大外资项目的陆续落地,显示了外资企业对我国发展的强劲信心。”国家发展改革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兼新闻发言人袁达说。

最新的全国吸收外资数据再次印证了这一向好趋势。商务部统计显示,7月当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34.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8%,连续第4个月实现单月吸收外资正增长。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司司长宗长青介绍,今年1至7月,外商在华新设企业18838家。期间,外资大项目持续落地,1亿美元以上外资大项目到资占比68%,埃克森美孚、宝马、丰田、英威达等不少跨国公司不断加大在华投资,加快在华布局。

国研新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朱克力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新基建正成为疫情发生以来世界经济衰退背景下外资企业在华投资的新机遇,上万亿规模的新基建大盘子和巨额市场势必吸引外资企业。鼓励外资企业加大新基建领域投资,对于我国稳外资以及进一步提高产业竞争力、打通双循环具有可预期的正向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政策还在持续加码,外商投资将在财税金融支持,以及用地、能耗等要素保障方面收获更多利好。8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加大重点外资项目支持服务力度。对全国范围内投资额1亿美元以上的重点外资项目,梳理形成清单,在前期、在建和投产等环节,内外资一视同仁加大用海、用地、能耗、环保等方面服务保障力度。同时鼓励外资更多投向高新技术产业。在随后的国新办政策吹风会上,商务部部长助理任鸿斌指出,《意见》鼓励外资投向高科技产业、研发环节,补齐产业链短板。

另外,2020年版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也已经开始公开征求意见,从领域来看,将进一步鼓励外资参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并鼓励外资投向生产性服务业,其中研发设计、现代物流、信息服务等领域成为目录扩展重点。

“外资企业积极参与新基建有望产生鲶鱼效应,通过竞争与合作能够促进中资企业在内的各类市场主体经营水平共同提升。”朱克力表示,在各部门密集推出的政策支持之下,外资企业布局新基建的信心获得进一步提振,进而放大了新基建尤其是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竞争格局和发展潜力。

孟樸表示,各领域企业下一步应将投资及发展的有效性和质量摆在首位,将领先科技融入全球价值链。尤其面对“新基建”的重大机遇,全球产业链应该更加关注如何加深合作、协同发展。(记者 王文博 郭倩)

责编:秦雅楠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ortal-gadget.com

疫情之下 AI研发更需重视隐私保护

No Comments

  李开复对话图灵奖得主约书亚·本吉奥

  疫情之下 AI研发更需重视隐私保护

  疫情特殊时期,如何看待AI(人工智能)的发展态势?疫情加速AI的应用,同时又带来哪些风险?

  日前,在一场以“深度科技造福人类”为主题的科技活动上,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对话图灵奖得主、深度学习领域先驱之一约书亚·本吉奥(Yoshua Bengio),共同探讨新冠肺炎疫情时期,AI如何助力未来的经济社会更加富有弹性、宜居和可持续。

  下一个突破:“深度学习2.0”

  谈起AI技术的下一个突破,本吉奥认为,目前机器学习的一大限制,是学习系统的泛化能力。

  本吉奥解释说,过去几十年研发的系统,都基于一个假设,即默认测试数据与训练数据有相同的数据分布,然而在现实世界中,无论在什么行业应用,都会存在实际情况与AI训练时不同的问题。

  “这一问题看起来无解,但目前我们找到了几个突破点和想法,主要是借鉴人类的意识加工机制,将原本分散的知识积累起来,快速进行全新重组。”本吉奥说,虽然这些知识的组合不一定遵循训练数据分布,但还是能从中获得某种重组方向的优势,从而在训练分布中进行更好的归纳。

  在本吉奥看来,接下来的研究虽然繁重,但新的进展会令人振奋。尤其是在深度学习领域,他称其为“深度学习2.0”——能吸收人类的归纳倾向,对数据分布算法进行泛化。

  李开复则表示,向AI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进军,一直是AI界孜孜以求的目标。目前已出现基于深度学习的智能问答功能,可以直接让机器“说”出答案。

  “但我们不应止步于此,而是应该继续向下一步目标努力:通过深度学习的进一步研究,提升机器对人类指令意图的理解和执行能力。”李开复举例说,向智能音箱发送指令“给我妈妈送个生日礼物”,它能自动理出头绪,了解主人可接受的价格范围,也知道主人妈妈想要的礼物是什么,并安排配送。

  疫情中的AI:权衡公共卫生与隐私保护

  疫情正在加速AI在诸多领域的落地应用,这一点,很多人有目共睹。

  李开复介绍,疫情期间有医疗企业利用AI平台开发抑制病毒的新药小分子。本吉奥本人也参与了几个将AI用于药物研发的项目,他介绍,在化学和生物领域,需要进行测试的组合方式太多,逐个进行研究是不可能的,所以需要一个合理的搜索策略。“我们希望能用AI缩短研究时间,通过重组已有药物,研发新型抗病毒药物。”本吉奥说。

  此外,AI还被用来建立接触者追踪体系,控制疫情蔓延。“我们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能借助机器学习提前预测某个体是否具有传染性以及传染性强弱,透过一些模糊的数据分析,就能大幅节省等待时间,及早知道曾接触过病毒携带者的人,从而抑制病毒的传播。”本吉奥说。

  但公共卫生与个人隐私之间的平衡值得重视。“我认为必须在公共卫生或个人健康的背景下考虑隐私。在公共卫生危机期间,国家应该在尊重权利和必要防控措施间加以权衡,从而有效控制疾病的传播。等到疫情结束后,再回归正常。”李开复说。

  在本吉奥看来,隐私保护与机器学习需求之间存在有趣的矛盾。隐私保护需要尽可能降低数据交换,而机器学习却需要尽可能收集大量的数据。

  “许多国家非常担忧接触者追踪的滥用会侵犯隐私,因此催生了许多隐私保护技术。好消息是,这两者可以共存。”本吉奥说。

  李开复预计,未来AI将被用来预防流行病的发生和传播。医院将广泛使用传感器、可穿戴设备,汇总疫情信息,及时报告潜在危害,从早期遏制疫情指数级增长的趋势,从而更好地应对危机,避免疫情失控。

  本报记者 刘园园

【编辑:房家梁】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ortal-gadget.com